韩城花馍

2018-11-13 00:00
69

韩城花馍的外形特色,一是个儿大。重要蒸食,如祭祀蒸食,大都以一斤半水面做一个,显得庄重、大气。二是制做工艺简单,如汉魏石雕,手法简炼,只求神似;如中国画中的水墨写意,重在意境。它的主体是馍而非“面花”,所以不需要涂抹颜色,从而保持了馍本身的环保与卫生,当其礼仪功能完成之后便可食用,这是韩城花馍与外地面花的最大区别。

韩城花馍的另一特色是注重文化内涵。一是蒸食往来以血缘关系远近定数,以“琲”计量。如女儿给娘家、娘家给女儿家,定量相互三琲,女儿给姑姑姨姨,相互二琲,兄弟姊妹,定量一琲。“琲(bei)”,《辞海》注曰:成串的珠。而其作为量词使用,古已有之。《文选·左思〈吴都赋〉》就有“珠琲阑干”之语。

为什么要以琲计量呢?这也是出于蒸食往来的需要。在韩城的蒸食往来中,以六十条“卷儿馍”为一琲,三十个馄饨馍为一琲,六个“盘子馍”为一琲。以馄饨馍为例,二琲就是六十个,三琲就是九十个(至于为什么要以三、六、九计数,后面章节将予详叙)。红白喜事,宾客众多,面对每位宾客众多数量的蒸食,主家均要一一点数,费时费事,也不便保藏,于是,简单的计量办法便顺势而生。各宾客按既定礼节,将自己的蒸食按规定的数量串成串,主人收礼时,只要数一下是几串就行了,简单快捷,一目了然。同时,将其一串一串地挂起来,也便于置放。为了给这个“串”取个恰当的量词,我们的先民便以“琲”计数,典型而形象——把许多个用上等白面做成的蒸食串在一起,不就象一串晶莹剔透的玑珠么?所以说,以“琲”为往来蒸食计量,不但显示了韩城先民的聪明和才智,同时也同“枣祃瑚”的命名一样,传承了古老的文化信息。 时下有些人把韩城乡民在蒸食往来中的以琲计数说成以“佰”计数(在韩城方言中,“琲”“佰”同音),这是典型的望文生义。如果此说成立,那同为“一佰”,各种蒸食却怎么数量不等呢?所以说以“佰”计量,既不能自圆其说,更曲解了韩城民间蒸食往来中古老的文化内涵。

往来蒸食以琲计量,以血亲关系定数,还有其重要的社会功能。一是体现了人际关系中礼尚往来的原则。比如你给姑姑家行二琲馍的蒸食礼,那你过事时,姑姑给你也是二琲馍的蒸食礼,既保持了亲戚间的正常交往,经济上又互不吃亏。二是体现了儒家文化的中庸之道。比如弟兄三人,有的经济状况较好,有的较差。但在给姑姑行礼时,不论你钱多钱少,通统都执行二琲蒸食的规定,谁也不能逾越。这样就避免了兄弟之间礼多礼少的矛盾,也避免了姑姑与此兄弟之间为行礼多少而产生的猜疑,从而保持了兄弟之间和亲戚之间的和谐。

韩城蒸食往来的第二个特色,是带有明显的互助色彩。不管谁家过事,都宴请亲朋邻里。在生产力低下、粮食加工手段落后的昔日,主家要在短期内备足几百人的膳食,确实力不能及。于是众亲戚便以蒸食相支援,这就是蒸食在往来中数量较多的主要原因。这是韩城往来蒸食另一重要的社会功能。

韩城蒸食的第三个特色是保留着浓厚的原始文化痕迹。例如前面提到的“卷儿馍”,形如并拢的人的双腿。卷儿馍对面的质量要求很高,面要最白的面,要发酵得恰到好处,要由硬揉软,然后用两手食指和拇指慢慢拉伸成条状,俗称“ 扽(dēn)卷儿”。“ 扽 ”者,拉也,一个“扽”字,便突现了卷儿馍的主要特色。正因如此,因而其色、形、口感均为蒸食中之上品,故多用来招待尊贵客人和蒸食往来的回礼。但为什么要将其做成人腿状呢?此为古俗遗留。据史书记载,在原始社会早期,人类曾有过“食人”之风。生产力的发展才引起了人类饮食的变化,“食人”陋习才告结束,并发展了同类相亲的感情。但作为美味佳肴的一种代表,韩城人却用蒸食的形式把它记录并保存了下来。另外,女儿生孩子熬完娘家回家时,外婆给外孙带上一串手指状的蒸食,也是古食俗的遗传。

韩城蒸食的第四个特色是大量保留了古人对生殖的崇拜之俗,这在馈赠蒸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。前面说过女儿出嫁之后,从来年春节开始,当娘的就要开始给女儿送馍。这个送馍的全过程,也就是生殖崇拜的全过程。象正月送节,馍名曰“诱化子”,形如仰睡的孕妇,含诱导、迪化之意,这是赤裸裸的生殖启蒙。清明节,为什么送给女儿的那个“子出馍”,却要将鸡蛋包在了馍内呢?寓意非常明显,还是表现了一种生殖希冀。女儿临产前当娘的送开口角子,酷似孕妇性器微开,而产后送的圈圈馍,更是生育过程的写真。

生殖崇拜,为什么在韩城的蒸食中显现得那么频繁而强烈,回答很简单,古风遗存。因为人类初期,除了生存,就是生育,繁衍后代。这是保证族群旺盛的唯一举措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以至将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列入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。这种旧礼教也使妇女把传宗接代列为自己的第一要务。这就是生殖崇拜在韩城蒸食中顽固地保留到现在的原因。